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圖文導播 > 正文

陳飛宇乘著《最好的我們》啟航 跟父親陳凱歌討論角色

時間:2019-06-18 14:55:44 來源:本站 閱讀:3779748次

  陳飛宇乘著《最好的我們》啟航

  父親是導演陳凱歌,母親是演員陳紅。作為兩位名人的小兒子,陳飛宇想不引人關注都難。10歲的時候他就在父親執導的電影《趙氏孤兒》中扮演少年時期的“王”。2016年,他以導演助理的身份在《妖貓傳》劇組歷練,順便在導演父親身旁學習拍電影的技巧。2017年,他主演的第一部電影《秘果》公映,這時他17歲。2018年,他主演的電視劇《將夜》上線播出。而眼下他主演的第二部電影《最好的我們》正在公映, 票房贏過同期上映的好萊塢大片《X戰警:黑鳳凰》和梁家輝主演的《追龍2》,總票房已達3.2億元,成績令人刮目相看。

  跟父親陳凱歌討論角色

  陳飛宇在《最好的我們》中扮演余淮這個角色,和何藍逗飾演的耿耿是同桌,兩個人的名字正好組成了“耿耿于懷”這個成語。影片前半段,余淮是一個陽光帥氣的尖子生,讓成績平平的耿耿羨慕和仰視。到了影片的后面,隨著余淮母親的病情被曝光,他的身世也逐漸被揭開。這時候的余淮,成為一個憂郁自卑的少年。陳飛宇覺得,余淮其實是一個背負著苦難史的少年,他有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跟耿耿比起來,他的前后差距比較大。“這就是為什么他最后做出離開耿耿的選擇。”

  在表演上,陳飛宇更多考慮的是怎么把角色演得更飽滿,呈現出一個不太一樣的余淮,在做準備工作的時候,他看了幾遍原著小說。“小說里面描寫的人物形象很生動,我盡量讓自己更靠近這個角色。”

  剛讀劇本的時候陳飛宇就在想,如果自己是余淮,遭到這種挫折的時候,會怎樣去面對、甚至去征服它。他坦承,“如果是我的話,我可能沒有足夠的勇氣去真正做出這么重大的一個決定:放棄和我心愛的人在一起的機會。所以,這種思考對于我來說也是一個收獲。”

  當然,放著一個大導演老爸不用,實在是太浪費了。陳飛宇說,自己的確跟父親陳凱歌討論過余淮這個角色,老爸給他支招,說其實你接觸到任何新的角色的時候,都要給這個人物在這個劇情中定位分段,分成不同的階段。一定要理解在每一個不同的階段里面,你和其他主要人物的關系遞進到哪里了,“這個給我特別大的啟發,比如說我們這個劇本,大概一百來場戲,我就把它分成五個階段。都是跟著時間階段走的,比如高一、高二、高三、成年部分等。高一的時候,余淮真的是一個很驕傲的人,他在打籃球的時候就會流露出自信,包括跟同學之間也會抬杠等等。第二階段就是耿耿和余淮他們兩個逐漸開始產生信任;延續到第三階段的主題,就是‘小爺’這個概念。余淮慢慢地對耿耿產生了好感。我覺得這個戲最大的亮點和這個人物最大的魅力就是余淮前后的差距。”

  相對于影片后半部分的沉郁,陳飛宇坦言單純從表演的方面來講,自己肯定更喜歡前面青春的戲份,“青春的戲份我覺得整個人的狀態是比較松弛的,也很開心。”

  兩個“媽媽”在表演上支招

  說起拍電影的態度,陳飛宇認真地說, 一個演員應該有一種要求,一種態度。拍電視劇,篇幅太大了,偶爾會留下這樣那樣的遺憾。但他覺得,拍電影每一個鏡頭都很重要,一定要精益求精。“我在拍每一場戲,乃至每個鏡頭之前,都會有一個自己設想最佳的理想狀態,如果我覺得自己沒達到,我一定會跟導演要求再來一遍。”

  余淮到醫院照顧病危的母親這一場戲時,劇本中寫著余淮很疲憊,好幾天沒有合眼。為了演出這個效果,陳飛宇居然兩天中只睡了3個小時。

  惠英紅在片中扮演余淮的母親,作為公認的演技派演員,惠英紅的表演有口皆碑。陳飛宇在拍攝《將夜》的時候,曾經發誓,哪怕角色遇到最大的打擊和磨難,都只能“流一滴淚”。他真的做到了。但是在《最好的我們》中跟惠英紅短短的母子戲,陳飛宇的眼淚卻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掉下來。“我記得英紅老師的臺詞特別清晰,她就說,我記得小時候帶你去水族館,然后你看到這些魚游啊游,就看你笑得特別開心。她說我當時就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其實已經演了好幾遍了,我以為自己會麻木。但是就不停地在哭,不停地在流眼淚。”

  惠英紅還私下教他,“在肢體上,她說如果你這么狠地抓著一個病人的話,她是沒有力氣去掙脫你的,如果沒有力氣掙脫,后面我們就沒有戲了。她說你不要太重地抓著我,你對你媽媽也不會這樣。我覺得說得都非常合理,也是我之前考慮不周全的地方,及時地幫我糾正過來。”

  除了惠英紅,母親陳紅自然是兒子表演上的“高參”。“因為她自己就是專業學校畢業的,特別相信專業上的技巧,她就會花很多的時間讓我進入這個人物。有一些做得不太妥當的,或者是沒有做到位的地方,她會在技術層面上去提醒我,然后讓我去做出一些改變,比如說不要翻白眼,或者說你這個時候的狀態是什么樣子的,一定要記住,你不能脫離這個狀態。”

  總的來說,陳紅對于自己的小兒子比較放心,“她看我也慢慢大了,她也該試著讓我自己去塑造一些人物了。”

  雖然現實中是一個陽光少年,但陳飛宇坦承,到目前為止,自己演的角色都是有苦難史的,“沒有一個特別快樂的角色”。對于未來,他笑笑說,自己希望能夠多挑戰一些有性格的角色。

  本報記者 王金躍

摘要:置業顧問,置信區間,罹患,孕婦能吃菠蘿嗎,孕婦能喝玫瑰花茶嗎,字體下載免費
頂一下
踩一下
TAGS標簽:置業顧問,置信區間,罹患,孕婦能吃菠蘿嗎,孕婦能喝玫瑰花茶嗎,字體下載免費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